失去,成长

  

  天气朗润,风轻云淡,我独立在高楼之巅。
  
  眺望远处大地苍凉,幻想它曾经的树木茂密,草盛花鲜。一如人的心,哪怕再热烈,到头也会慢慢归于荒芜,抵不住时光沧桑。
  
  俯瞰地上细小如尘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,抬起头看到天空变得似乎近在咫尺,一种放空的感觉油然而生,但我终究没伸手去触碰。
  
  伸出手就以为能摸到天,那不过是孩子的想法。
  
  风在吹,云在动,慢慢的爬向了另一片天空,就像刚学会爬的孩子,不得片刻安闲。
  
  我沿着台阶慢慢地向下走,并不在意这过程如果乘电梯只需片刻。哒哒的脚步声使得静谧的楼道里清晰的听到时间的流过。
  
  曾几何时,我也如此悠然索然地沿着楼梯爬上爬下,无谓无味的时光。
  
  那时候即便在黑灯瞎火的大半夜走路,狂风暴雨也不害怕,头也不回地一路向前,简单而又勇敢。
  
  那时候不愿看破人心,不愿拆穿谎言,不愿违背不被看好的条框。纯真的年代,充傻竟也是那样快乐的。
  
  那个时候的我,或许从未想过,几年以后的自己会在岁月的打磨下,变成另一个人,让自己都陌生的人。
  
  从前呼后拥的青春年少渐变成独来独往的苍茫孤影。不是意外的,也是意外的。
  
  只是乏了。
  
  距离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,远与近总让人不甚明了。
  
  走楼梯的时候转弯处那一小段平地算不算是台阶呢?就像是人与人之间似识非识的关系,算不算相交?
  
  重新踏在地面,再次仰望天空,它不复那般触手可及,但是拉开一段距离以后,便可产生朦胧生疏的美。
  
  我摊开掌心又用力的握紧,再摊开。指甲在手掌鱼际处留下浅浅的痕迹,而后渐渐恢复原样。
  
  “哎,不好意思!”
  
  “没关系。”
  
  走出大楼不远处,我和一个陌生人擦肩相撞,然后又快速分开各自离去。
  
  生活中,有些人的相遇就像是荧屏两道光的交错,凭空而短暂,真实而不可思议。
  
  一条路,缓步前行,诸多琐碎的记忆纷至沓来,于脑海中绽放一朵朵烟花,原来消磨时光也是一种美丽。
  
  我年少时候做过很多梦,拥有过不少凌云壮志,但几乎都没实现,未曾了解过现实的梦想,从来都是又梦又想,或梦或想,我从不认为那些天方夜谭般梦会有成真的一天。
  
  诚然,许多不可思议般的梦想真切地发生在这世界上。或许每个人都可以随口说出若干事例,但我还是认为那不是该人人都有的。
  
  我的直觉准,也不准。
  
  记忆里有些人的痕迹历久弥新。如回忆里的一卷书画,翻开那一篇就会清晰看见。
  
  那年,青春正好。我遇见了一个女孩,善良,温雅,又美丽。
  
  那是个当时大我两岁的女孩。或许她的思想思维已与我不同,她的温雅善良不假,现实偏颇也不假。
  
  后来,没有后来了吧。
  
  繁华如梦,梦已无痕。尘缘路上相遇总是刹那,相离也是一念之间,无法挽留的是时光,无法回头的是情感。
  
  这是我渐渐体会出来的。从她那里。也使得我从今后再想起这个道理,只会再想起她,以及那时的我。
  
  无论我们将日子过得如何小心翼翼,都不可能彻底的让过往思绪清宁。
  
  每当我再回到那片风景里,却是不能确定是否与记忆一样。
  
  我并非来寻她,也不是寻找往日的回忆。我只是来寻找我自己。
  
  可惜的是,那一片风景再无法让我有当初的舒适喜爱感。
  
  年少轻狂,肆意奔放。我曾在风景里某处睁开眼睛,打开情绪的门,欢畅大笑,酣畅大哭,酩酊大醉。
  
  然而如今重又回到某处,再不复轻狂,再不复豪情,再不复——青春。
  
  每个人在人生的渡口,一路或急或缓的走下去,深味生命历程的滋味。在渐行渐远的时光里,在奔流激荡的年华里,模糊而清醒的活着,看自己的心被岁月慢慢掏空。
  
  这就是时间赋予我的。
  
  我想,也许是的。
  
  记得有人说过:你曾失去多少,时间就会还给你多少。
  
  我曾失去与否,已无法回头。而我知道,我如今正在失去。时间是否会在以后还给我,我不知道。
  
  只是,从时间所带给我的来看:
  
  也许体会到千帆过尽的落寞,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成长。
  
  


·生活(05-18)
·乡下的空气(05-18)
·碎碎念(05-18)
·五包烟的下午(05-18)
·爷在暮年(05-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