患难与共的老公怎么有钱后就变坏了

我住院期间,张欧白天极少过来照顾我,晚上也是来一趟就离开,谈不上照顾。我心里很纳闷,昔日的亲密爱人怎么了?好友们也耳语着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能比上老婆生孩子重要啊?”

没钱时?夜市情侣相依为命

2001年的春熙路夜市,我像往常一样在来往不停的人群和络绎不绝的叫卖声中,搭起自己卖衣服的小摊。

“这件要便宜40元,要不你再看看这件……”我忙着做生意,丝毫没有注意到那个早已注意了我两三个月的男人——张欧。

他在夜市的另一街口摆卖衣服,我们惟一的了解,不过是在摆摊和收摊时无意间的四目相对。而在一次偶然相遇之后,我们的心一步步朝彼此靠近。

那天,我在荷花池进货,张欧突然出现在身旁,我只是觉得他很面熟,但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招呼他。“我注意你很久了……”张欧先开了口。

我住院期间,张欧白天极少过来照顾我,晚上也是来一趟就离开,谈不上照顾。我心里很纳闷,昔日的亲密爱人怎么了?好友们也耳语着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能比上老婆生孩子重要啊?”

“哦,是吗?”羞涩之情掠过心间,至今我还能清晰记得当时心里的感动,被一个男人默默注意了许久的深情。也许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感动,张欧帮我提上大包小包的衣服一起离开时,我没有拒绝。从那以后,我们正式地交往起来。

我住进了张欧的婆婆家里,40平方米的房子挤着相濡以沫的一家老小。白天,我和张欧一起进货。为了多挣些钱,我们清早就出门,然后用自行车托着两大袋的衣服,冒着被城管人员罚款的危险,穿梭在大街小巷叫卖。“累吗?”张欧抬手撩弄着我散乱的头发。“有点,还好有你在身边。”我们靠在自行车旁休息,他默默地拉着我的手,就像一对早恋的中学生。

“这么闷热的天,我怕你吃不消。”张欧心疼地说。可还没等我们聊上几句,一阵突如其来的暴雨倾盆而至。“赶紧跑!”我护住衣服,他护住我,在雨中彼此相护的效果虽然连一把伞都不如,两人却有雨过天晴的感觉。

夜市在下午3点钟就得搭架子,摆摊。我们又急忙赶往夜摊上,等支好铁架子摆好要卖的衣服,汗水和雨水中,才浸出了两人的微笑。在夜市里,想挣到更多的钱,嘴巴甜、会招呼客人是关键。可能是因为淋雨和太累的缘故,那晚十点回家后,嗓子似火灼般的痛。“今天我一个人去,你在家好好休息,少挣几个钱没关系,别把人累坏了。”说着,张欧出了门……

2004年,因为感情一直甚好,我们在农家乐举行了婚礼。也许上天也偏爱这样在爱中吃苦的人,我们的服装生意越做越红火,到春熙路夜市拆迁的时候,我们已有几十万元的存款。夜市生意结束后,我们又开了两家百货干杂店。加上张欧的父母一直待我如同亲生女儿一样好,一家人生活得很幸福。

看似艰难的日子已过去,我却没想到在不久后迎来了婚姻的第一次痛击,并再也没能从这段婚姻中爬起来。

有钱了?他掉进婚外恋漩涡中

2006年,我怀上了小孩,我们的网吧也在那时开张。因为怀孕,我大多时间都呆在家里做家务,或是给在网吧里忙碌的张欧送饭。网吧经营得十分顺利,张欧很快就买了一辆车。

我住院期间,张欧白天极少过来照顾我,晚上也是来一趟就离开,谈不上照顾。我心里很纳闷,昔日的亲密爱人怎么了?好友们也耳语着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能比上老婆生孩子重要啊?”

奇怪的是,在临产的一两个月里,我却从张欧那里丝毫看不出他做父亲的喜悦。我到医院做最后检查时,医生告诉我说胎儿缺羊水,需要住院保胎。

我住院期间,张欧白天极少过来照顾我,晚上也是来一趟就离开,谈不上照顾。我心里很纳闷,昔日的亲密爱人怎么了?好友们也耳语着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能比上老婆生孩子重要啊?”为了不让临产出意外,我没有过多追究这件事。

心想,也许每个人都有不顺心的时候,也许这段时间网吧生意太忙太累,让他没有过多的心思和精力。我竭力劝说自己为他找借口,其实是我真不想把朋友的那句话往心里去。

我忍着委屈直到孩子出生,可这种反常的情况却丝毫没有减弱。从生孩子到孩子长到两个月来,从来不发脾气的他,对我却表现出异常的不耐烦。他很不愿意和我说话,更不愿意给娃娃洗澡,曾经无话不谈的两个人突然间形同陌路。他对我做的饭菜也失去了胃口,每晚回来总是敷衍吃两口。“你在外面吃了饭?”我问。他却默不作答。这个家突然之间失去了所有的亮色,剩在我心中的只有一片灰。

他的反常,激发了我作为女人特有的直觉和警惕。那晚,我突然决定到网吧里去找张欧,我打的到网吧去,却并没有看见张欧的车。我心一凉,我一直很了解张欧,他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外出,更不可能是和朋友一起出去喝茶,他平时都是网吧、家两点一线的行程。可同时我又担心在到网吧的路上错过了张欧,心里还存着一丝可能错怪他的希望。

我立马打电话回家,“张欧回来了吗?”“没有啊,他不在网吧吗?”婆婆的话让我心里一片空白,心被掏空了,第一反应就是:这次肯定“完蛋”了。我去了朋友那里找他,可都没有人。我抑制着愤怒给张欧打电话:“你在哪里?”“我在胖哥那里吃饭。”他说。之后,胖哥却在电话里告诉我:“他中午和我一起吃饭,晚上没有。”我彻底气疯了。

他回到家后,我已没力气去吵去闹,坐在床边任眼泪冲刷着脸颊。“我也不想骗你,我确实在外面和一个女子在一起,她的哥哥很有钱……”听了张欧的话,我感觉我们的婚姻已经没指望了。“你可以为了一个在网上认识的十八九岁的女人放弃一个家吗?既然这样,我们离婚吧。”我的决定连我自己都有些不相信。

我住院期间,张欧白天极少过来照顾我,晚上也是来一趟就离开,谈不上照顾。我心里很纳闷,昔日的亲密爱人怎么了?好友们也耳语着说:“怎么了,什么事能比上老婆生孩子重要啊?”

我们的争吵惊动了张欧的父母。第二天,张欧的父亲单独找儿子谈话,希望儿子不要一时冲动,张欧的母亲则劝说着我。因为他父母对我实在太好了,为了不让他们伤心,我决定将离婚的事暂缓。“女儿啊,你还是再考虑一下。”张欧的父亲当着张欧劝说我。

“好吧,我再考虑一下。”我不想太伤老人的心。“还考虑什么?”张欧突然站起来冲着我怒吼着,并重重地一耳光将我掴倒在床上,这是他第一次打我。我爬起来,咬着嘴唇说:“离婚就离婚,现在就去!”当天,我们就办了离婚手续。

离婚后?我失去爱的勇气

离婚时,我什么都不想要,也没有拿走什么值钱的东西,衣服和两床棉絮就装满了我的行囊。从发现张欧出轨到离婚,不过十天。走出家门的那一刻,我抱了抱三个月大的女儿,在孩子的哭闹声中,我推门而出。

我告诉自己不准哭,我不要装可怜无辜,我应该祝他找到他的幸福。可当我踏上出租车时,泪水却流了下来。“小姐,你去哪里?”师傅问。“你看着办吧。”我真的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地方可去。当初来到成都时,我和打工的女同行租房子住在一起,跟了张欧后,我就断了和她们的联系。我现在一无所有。也不知出租车在路上绕了多久,平静后,我终于想起了一个同学的地址。

当我难为情地敲开朋友的门时,他们热情地接待了我,那一刻,我坚强地告诉自己,离开他也要努力过得好。过了一段时间,在我父母的支持下,我开了个小小的干杂店。我每天很早就到铺子上打点生意。为了节约有限的开支,我在三环路以外租了一间很小的单间,开始了一个人独居的日子。每天坐很长时间的公交车到铺子上,艰辛的生活也坚强了自己的心,对张欧的感情也慢慢变淡。

在离婚十天后,张欧曾找过我,提出希望复婚,我坚持没有同意。当他那重重的耳光落在我脸上时,我已将心门紧闭,甚至连给自己喘息的缝隙都没有留,我想我已失去了爱的勇气。后来,张欧又换了几个女友,而我艰难的生活依然继续着,没有想过再谈什么感情。

最近听朋友说起张欧时,我的心里却涌上无限感伤。“他最近又找了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子。”朋友说。我的心像被谁重新撕开了一样,我真的希望前夫能够好好地找一个持家的女人,尽管这已不关我什么事,可这起码是我最后的祝福。我只想过平静的生活,可我还要有多久才能从破碎婚姻的余波中解脱?


·村长的后院很恐怖 老公和(06-22)
·激情都市 性感的女同事那(06-22)
·夫人们的香裙 那天老婆在(06-22)
·野兽派少年少女 那天在厨(06-22)
·闪婚老公太凶猛 每个夜晚(06-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