埋藏的那些时光

叶小萌端着餐盘在食堂里转悠。

  食堂里坐满了正在吃饭的同学。小萌偏就不早不迟,正好赶上了这“青黄不接”的时候来食堂,也难怪她“一座难求”了。

  前方不远处几位同学貌似吃完了饭,小萌眼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喜滋滋地看着她们为她腾出餐桌,然后她放下手中的餐盘,转身招呼她的同伴。

  就在她转身时,她后桌的几个男生也吃好了站了起来。于是理所当然地,她撞上了那对笑盈盈的眸子。小萌看着他,也扯了扯嘴角,报以一个同样的微笑算是打了招呼。

  “应该是第四次打招呼了吧。”小萌暗暗思忖道。

  男生叫叶辉,长得不咋样,是小萌的初中同学,还是初一时的同桌。

  按道理,上初中老师排座位已是男女分开,互不相扰。小萌的班主任“张大妈”也不知是怎么想的,愣是男女混坐,倒是符合了“男女搭配,干活不累”。

  叶辉就是那个时候坐小萌边上的。但叶辉给小萌的第一印象并不是特好。

  那个新学期报名报好后的下午,新生们都集中在教室外的走廊上,按高矮排队,再由老师将他们一个个安排进教室的位置。

  小萌长得不高,老师就把她排在了第二排。

  小萌刚坐下就跑来了一个手上缠着绷带的同学带了一脸的歉意:“对不起,老师,我迟到了。”

  “张大妈”看了他一瞬,用手指着小萌这边说:“嗯,没事。你就坐那边吧。”

  于是顺着“张大妈”的手指,右手还打着绷带的男生顺理成章的成了小萌的同桌。

  趁着“张大妈”还在忙着给其他同学排座位的空档,小萌就和他的同桌聊了几句。

  “嗯,喂,我说那个你手咋回事?”男生似是有点不好意思,稚气未脱的脸上泛起了一层淡淡的红晕,挠了挠头说:“这个啊,我早上来报名的时候上楼梯没走好,绊了一跤,手正好磕在楼梯口的防盗门框上,开了一个大口子,去医院缝了三针。”

  小萌脸上虽没表现出什么,可心里却是颇为不屑的。连走路都走不好,可真笨。再偷眼打量了他的衣服,土的掉渣,傻乎乎的神气一准是农村来的借读生。小萌可是个标准的城里孩子,在她心目中,农村孩子就是这般傻头傻脑,疯疯癫癫,穿的又土又旧。

  小萌甚至还没问她同桌叫什么名字,她们的谈话已经结束了。因为她总是觉得像他这样的“瘟神”还是少交流为妙,免得自己走路也摔跟头。还有就是看他的样子就猜他是一个不好好读书的孩子,小萌可不想被他影响来着。

  接着“张大妈”走进了教室,乱七八糟扯了些校纪校规。而后无非再加几句同学们要好好读书别整天想着玩儿之类的话。末了,又补了一句:“同学们,现在我还不太知道你们的名字。现在,我发下一张白纸,根据你们现在的位置,依次写上你们的名字,然后再传上来。”

  小萌在接过前排传下来的白纸后,接着前面一个同学的名字端端正正地写上了“叶小萌”三个字,然后再把它推给同桌。

  同桌没有接,满脸尴尬,讪讪地说:“呃,要麻烦……”

  小萌恍然大悟,他右手不好写字。于是复又把纸条扯到自己跟前:“你说吧,叫什么?”

  “叶辉,‘光辉"的‘辉"。”

  小萌落笔的时候想,原来他也姓“叶”呀。在他们这个城市,姓叶的不是特多。

  郑重地写完最后一笔,小萌想:该不会再有像小学同学那样对我说‘叶子,在进行光合作用啊!"。因为现在,有两片“叶子”了。

  下楼的时候小萌特别地留意了那扇防盗门,她一直奇怪为什么防盗门还能伤人。看了才知道,防盗门的框一部分镶在地上,薄薄的不锈钢片竖起足足有两厘米高,像刀子一样,叶辉口子一定很深了。

  似乎小萌对叶辉的不屑少了那么一点。


·村长的后院很恐怖 老公和(06-22)
·激情都市 性感的女同事那(06-22)
·夫人们的香裙 那天老婆在(06-22)
·野兽派少年少女 那天在厨(06-22)
·闪婚老公太凶猛 每个夜晚(06-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