丈夫的精神虐待让我痛不欲生

  我有一个在事业方面都做得不错的老公,工作能力比较强,可谓是一直一翻风顺,在外面很慷慨,很大方,也很会吹牛,也有好的名声,在外面见人一脸的笑容。可只要他一回到家,我就感到害怕…丈夫动辄发脾气,吼我,责备我,挑剔我做的任何事,大骂我,只要是不愉快,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吝于我,常常会贬低我的能力,说我愚蠢、自私、幼稚,常常使我皮肤发紧,腿脚发软,头脑发胀,浑身发抖,心跳加快……过后,他又从来不向我道歉,等我气消了,还要我去哄他。   无论我多么痛苦,他都无动于衷,只要是我忍受不了哭泣的话,他就辱骂我,打我,或者威胁我,言谈举止没有丝毫的尊重和理解,在外面又不是这样的,偶尔还听到别人说他说我的好话。   我常年要忍受他无何止的挑剔和指责,只要我表示不满或者抗议,他就会发脾气,表示嫌弃,甚至要我去死。他一再的暗示我是一个不合格的母亲、妻子,常常还会当众阻止我说话,如果我抗议,他会在事后狠狠地警告我,把我的头发抓起来,说会把我的门牙打落几颗,还说过要把我打聋打哑,宁愿养我一生,贬损我的任何所作所为,我所有的请求在他那里都会被无情的拒绝,哪怕是有时求他不要说,他还是滔滔不绝,直到令人把耳朵闭上,泪流不止。还不许我哭,他喜欢控制我,什么都要按他的方式来做,如果稍微慢了一点,他就会很愤怒,让我常年的感到害怕和紧张。有时我也很愤怒,就说不要把我逼急了,逼急了不是我疯掉就是会把他杀掉。其实过后也不会那么恨他,只是象这样我真的感觉很累,也不是为多大点事,常常就会闹得鸡犬不宁。   比如那次他要我把我原来手机所有的收费项目都取消,我去取消了,就还有一个手机报舍不得取消,手机里面的费完了,我拿出钱就说再让同事帮忙交纳100元的话费,他居然抢过那一百元当面就撕得粉粹,照着我的脸砸下来。我哭了很久,他还怒气冲冲的说我贱。   还有,那天搬了新房子,我看到沙发占了很大的面积,就随手把沙发往里面推了一下,这下莫怪,象犯了天条一样的,他一下脸色都变了,起码说了我十几分钟,我一句话没说,默默流泪,直至忍受不了捂上了耳朵。他经常就是这样在人毫无准备的情况把人大肆批评一番,如果是很重要的事做错了也罢,反正都是鸡毛蒜皮的事,只要是没有按他所习惯和想象的方式去做,他就会说,说到你到叫饶为止,有的能照做也罢,关键有的事情已经做了,也不是多大点事,但在他眼里就象犯了杀人的罪一样,可以让他生气,指责,教育,直至吼骂,反正我只要一动手一动脚一动口,就是错,我感觉到在他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,如果跟他说让他尊重我,他就会说你根本就是个畜牲,根本就不值得尊重,是我做错什么事让他这样对我也罢,我又没有做错什么。只是有时按自己的方式做事,他不喜欢就说,不管我做什么,都会惹他不高兴,天天要看他脸色过日子。   稍微心情一好点,他就会拿最问题来刺激我,一说我的头就要爆炸。我完全快疯了。听到他回家了,他又把东西弄得很响,已经冷战三天了,我现在下班回来什么也不想做,也不想再迁就他,我心里在流血,我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摧残,他的家庭教育一直都是女权至上,他妈虽然把他老爸伺候得好好的,但是要老头做什么老头就得做什么,不然就会朝他大吼大骂。每天就只能她说话,老爸是不能说话的和表达不同意见的,这么多年当然也适应了这种木偶般的生活。我担心我将来就会成为老爸,成为一个木偶,一个任由他支配的奴隶。不然,家庭根本就没有平静的日子过得。   他还说是我爱闹,如果不是看在儿子和他老妈的面子上,他早就要搞死我。我犯了什么罪,他要这样的折磨我,将我打进十八层地狱。如果听进他所说的话,人都不想活了。   他妈常常说,爱伢要放在心里,口的要嫌,生活上要伺候好,然后做得不对的要天天说,要拿出狠气来,他妈对我教育孩子的方式也是很不满,也很不满意我洗衣服用洗衣机洗,然后觉我对伢也不够象他们那样仔细吧。总之也是含沙射影的说我的不是。   他妈是老人我倒也是能够忍耐,关键是他一个大男人,经常为这么些琐碎的事情来跟我结梗,让我很不堪,常常贬损得人直想打他耳光,或者找个地缝躲进去。他就是这样无情的剥夺人快乐的权利,让人生不如死,他总是说人要有压力,然后对小孩也是这样,经常训斥,贬损他,令小孩心情也不好,也有暴力倾向,那次他在房里教育他近一个多小时,小孩自己拿笔戳自己的手心,直到戳得流血,然后哭着跑到卫生间去,我很心疼儿子,但又不敢管,否则他会把所有的帐都算在我的头上。   平时好的时候也还可以,会满足我们在物质方面的任何要求,就是把人不当人,他说什么,你非得低眉顺眼的表示改正和接受才行,不得顶撞他不然就是一场大的风暴,关键他又不是圣人,有时明显他是错误的,我还得忍受他那错误的方式的压制,令人心口压抑得疼,有时真想跑出去不回来,又怕他误会我,如果误会那就是雪上加霜,欲加之罪,何患无词,本来一个好好的家,现在弄得不敢言,不敢笑,不敢歌,大气也不敢出,我的生活儿子的生活都得按他制定的模式发展,要不然,就是家无宁日。脾气暴,语言毒,其实他的心也不坏,就是个性如此。   我只有打落牙齿往肚里吞,在外面他又爱面子,若哪一次状告他,那他回来又是一顿臭骂。有夫如此,我生我死都不甘心,生,离不得,因为一二十年来我为这个家为他付出得太多了,而且这种感情也不是一朝一夕能更改得了的,在哪儿去了还是总想着他的好,死,也死不得,儿子在这种压力环境下,心情人格都有变异,我担心以后他也这样对待别人,虽然他很老实,也很脆弱,他在QQ里面给别人取得绰号都是骂人的,毕竟是孩子,什么样的教育环境就出什么样的人,他还是需要亲人的关爱,特别是精神上,我只有常常鼓励他坚强些,他并不是他爸爸说的那样差劲。只要努力,他也是最能干的,也只有我这个母亲能鼓励他。   死,也是最愚蠢的,他就是叫我去死,他说我象过去的妇女一样,只知道一哭二闹三上吊。我现在倒是平静了,我干嘛要死啊,这江山也不是他一个人打下来的,这些年来,我吃了多少苦,做了多少事?什么事他都支使我去做,如若不做,不堪入耳的话就是如潮水般的涌来。   他自高自大,自以为是,我总是想让他多看点书,增加些修养,不要骂人,他就是听不进的,把书拿给他,就马上就丢了。反正象个刺猬一样,碰不得,挨不得。、   我委曲求全,他还认为是理所当然。一而再的令我心碎。我现在常常睡不着觉,精神很差,在外面也是拼命的工作,回来还要帮他操心公司的事,店里的事。   然后还要忍受他给我这样山一样重的压力,增加这种内耗,我很寒心,不知道该如何做才使他满意,真的,无论如何,他永远也不会满意,他那种控制欲和咄咄逼人的语气容不得你有半点不从。   最近,他的脾气也是频繁了些,我和他无法沟通,上天赋予他的语言就象眼镜蛇一样令人胆寒。害怕他教训我。害怕他发脾气。除此我什么都可以做,什么苦也可以吃,可是他还是不停的要改造我。故意的折磨我。我不知道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,在外表来看,我们的家庭是多么幸福啊,他最好面子,有什么也不会在亲人朋友面前表现的。只会在私下用最恶毒的话骂我,令我不知所措。在我的朋友面前他又是一个多么合格的丈夫,既成功又有责任感,却不知道我在私底下受的什么罪,我也不能有任何朋友和社交场所。   有一次,单位有应酬,让我也参加了,多喝了点,同事送我回来,他居然说以后喝多了就不要回来。哪怕是我以前十几年的好姐妹同学那里他也是不放心的,怀疑我跟人家个有什么。有时是那么的不近人情,明明他错了,他还盛气凌人,颐指气使,强词夺理,使我有口难辩。   这些年我的个性快磨灭得没有了,不管他让我做什么,我都跑着做,现在我觉得我的生活完全给他掌控了,我只要一开心,他就会拿最不开心的事来压我,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,他也不会停一下。我有时求求他不要再说了,他也不会听,只至要把那股火烧在我身上,弄得我有时也是眼睛冒火。有时逼急了,我就会撕心裂肺的大哭,歇斯底里的,神经错乱的大叫,他就会认为我是故意闹的,然后就要动手。我害怕不是他把我杀死,就是我控制不了,神经错乱的把他的嘴给缝上。   我实在是忍受不了,我希望能让他去学习,不要这样的毁坏我们的生活。我真的希望他能文明一点,有礼貌一点,不那么强势一点,不那么时时处处以教导者自居,给我一点自主做事和说话的权力,不要总把别人损得一无是处。我这个人对生活要求不是很高,平常日子有得过就行,但是不要给我太大的压力,成天要求我这样那样的。   我实在是无所适从,现在不仅肝脏受到损伤,而且精神恍惚,只有去用心的投入工作的时候我才觉得最快乐的,我的工作是他哥哥帮忙我找的,我在单位人缘也不错,做事也深受领导喜爱,虽然工资不是很高,但这难得的价值体现让我感觉很珍惜,一回到家,我就变了个样子,常常会沉重得抬不起头来,怕看他的脸气,怕他发脾气,怕他指责和挑剔。   有时我能按照他做的事我会全部按照他的意思去做,关键是他总是为已经发生了的事生气,训斥人,而且生气毫无兆头,有时突然为我的一句话他就生气了而指责我,我现在也是神经紧张加脆弱,防范意识很强,他一说我就会心脏紧缩,新仇旧恨齐涌心头,说多了我就会忍不往大哭,大多数是强忍了,把门一关,把自己隔离开,但越想越委屈,越委屈越伤心,直至写了厚厚的几本日记,那是几本血泪控诉史,自己过后都不敢看的,看了也会掉眼泪。我不知道如何改变这种现状,有救吗?是泯灭自己的一切个性,按照他的意志生活?还是还原一个健康的自己,无视他的教育和改造?   作为一个女人,我没有享受他任何的温存,有时只要靠近他,摸摸他什么的亲热一下,他会一把我推开,让我马上去干活,令我扫兴也不止那一次次了,时间久了,我也兴趣索然全无。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让他满意,我已经完全没有尊严,没有爱的活着,他还是看不顺眼。而我又不能离开他,我怕他去找别的女人。我妹妹,她以前就听见别人说过,男人就是希望当官发财死老婆,所以如果我死掉,是不是正中他的下怀,如果他实在不珍惜我,实在不爱我了,我一个人过也可以忍受。就是他也不表态,就是这样毫无人性的对待我,冷战让我也是度日如年,但比起他的精神虐待还是算要好一些的生活,至少他不再干涉我做什么,不再说我,我可以自由的写东西来发泄。   但我一想他爸爸,我就想到我凄惨的晚年,一个傀儡一样的活着,我就想抗争。我不想成为牺牲品。请问,我这种家庭生活是正常的吗?我该如此隐忍下去吗?他是不是有心理疾病吗?为何喜欢精神虐待?   其实我也知道,他还是爱我的,整天忙着想赚钱,也是为了让我和儿子过得更好些,但这种爱实在是太恐怖了,我整天生活在这样的阴影里,很压抑,很辛苦很累!不知道何时才能有尽头!

·村长的后院很恐怖 老公和(06-22)
·激情都市 性感的女同事那(06-22)
·夫人们的香裙 那天老婆在(06-22)
·野兽派少年少女 那天在厨(06-22)
·闪婚老公太凶猛 每个夜晚(06-22)